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10章 妖妖灵
    老妈和老婆的轻笑声,隐隐从门蓬里传过来。

    陈旭无语凝噎。

    他知道,他这个老爸,表面上看着老实巴交的很是木讷,其实不是的,其实是一肚子闷坏,这是又在作弄他了。

    比如小的时候,老爸就特爱胡吹,睁眼说瞎话地介绍着其光辉的人生经历——抗战时,老爸大名陈无敌,摸炮楼、炸碉堡、扒火车、毁铁轨,样样都在行,是真正的智勇双全。死在老爸手上的RB鬼子,成千上万!

    那个时候自己年纪小,被赫得一愣一愣的。

    特别特别的崇拜老爸。

    然后是抗美援朝时,老爸改名叫陈反帝,枪法奇准,身中百弹不下火线,美国佬光听到老爸的名字,就闻风丧胆,没命地逃跑……

    后来打越南小霸时,老爸又把名字改成了陈平越,作战时奋勇当先,带领队伍战无不胜,攻无不克,越南鬼子听到名字都不敢睡觉……”

    那个时候,自己成天搬了根小板凳,随时挨着老爸听他口若悬河,只觉得格外光荣。

    稍为长大点后,才知道自己被老爸忽悠得不轻。

    而现在……

    老爸又开始忽悠起来了,说什么看中了洋婆子艾卡蕾,嘿嘿……就算借给你个胆,你也还是有贼心没贼胆吧!

    想到这里,陈旭反作弄老爸的心思也一下子无比强烈起来,他眨了眨眼睛,吱唔道:“老爸,你真想要那个洋婆子?”

    “当然。”

    “你不怕老妈晓得?”

    “……当然不怕!怕她干啥!”

    陈再河大声说着,伸手用力拍了下陈旭的肩膀,嘉许道:“咋了,臭小子,你舍得把那洋婆子送给你老爸了!”

    陈旭抬起了眼,再一次看向老爸,见其眼中得意,神态猖獗,显然心头正在狂笑。

    陈旭暗叹了口气,心中又默念起了曾经让自己激动无比的外号——陈无敌、陈反帝、陈平越、陈天娇……得,那些横跨几十年的光辉事迹,老爸全都一事不落地走了一趟,那么今天,就再让您多一个吹牛的资本好了。

    于是陈旭顺口道:“老爸,我要是把那洋婆子送给你,你现在就敢要?”

    “要啊,怎么不要?你别不信,我现在就去把那俩个娘们儿支使出去,你敢送,老子就敢要!”陈再河大声说道。

    陈旭低下头,彻底服了。

    于是说,那您现在就去赶人啊。

    陈再河坚定的点头,没有任何犹豫,回到房子里就大声让两个女人离开回避。

    随即,老妈同老婆那里,在这一刻,竟然出奇地配合,一声也不吱地,就出门而去了。

    厉害啊!

    三个最亲的亲人,要联合反对我么?

    真是够了啊。

    我这趟准备去冒险,还不是为了这个家,为了子孙后代的荣光么?怎么都不支持,都反对呢?

    陈旭的脾气也上来了,当下没有任何犹豫,直接走出阳台,奔向艾卡蕾的房间。

    走过去时,陈旭最后问了一句:“老爸,你真想要那个洋婆子?”

    “当然!”陈再河点头确定。

    “好的,马上。”

    陈旭嘴中说着,立即走进艾卡蕾的房间,绝不理会艾卡蕾的惊讶,马上拉开艾卡蕾的裤子,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狠狠盯了一眼过去,嗯,的确别有风味,难怪有很多人喜欢大洋马。

    虽然如此,但也就是这样了。

    陈旭竖起手指,让满脸困惑的艾卡蕾闭嘴。然后一嗓子喝出:“爸,你进来吧,我都给您安排好了。”

    陈再河懵逼的进门,然后睁大了眼睛,好半晌都没能反应过来。

    他想,我操!这世上,竟然真有这种让人眼花缭乱的操作吗?

    这一刻,时间仿佛静止了。

    至少在陈再河眼里,时间是静止的。

    老家伙眼中所见,只有那一蓬金色的凌乱,看得到,应该……也能摸得到,他感觉到自己在风中凌乱,好似回到了青春岁月。

    那个洋女娃子,要得!蔚蓝的眼睛,白晃晃的皮肤,难怪这贼小子,把她屋中藏娇。

    陈再河理解陈旭了,他扭过了脑袋,语重心长。

    “贼小子,这个洋娃子的确可以,你喜欢她,我也不好反对什么了,但是紫紫那丫头,你打算咋办?”

    我擦咧!

    这是神马神转折呢?

    陈旭傻了,更确切的说,是在反应过来老爸的反应那一刻,他就傻了。他用力地掐了一下自己,痛。

    一点都不掺假。

    他楞楞的望着自己老爸的眼睛,那是一双,爱莫能助的眼睛。

    这是觉得艾卡蕾当你的儿媳妇,比周紫繁胜任的意思?

    这句话在陈旭脑海当中反复盘旋。

    陈旭脸上的肌肉不由自主就狠狠抽动了两下,随后他猛地走了出去,一把拉开了大门,直视着就在门前的老妈和老婆二人,他毫不犹豫的伸出了手。

    他伸出双手,大拇指和食指双双的在周紫繁脸蛋上同时一捏,用力向两边拉伸,直接把周紫繁脸上的肉给揪了起来,旁边的老爸老妈一起傻了眼的望着陈旭,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第一直觉就是:这小子难道要打老婆?

    陈旭没准备打老婆,他只是坏笑着,把周紫繁的脸蛋用力向正中挤压,使得周紫繁的嘴巴变形,直接变成了兔子嘴,这个样子很古怪,陈旭心想,真带劲!

    周紫繁不知道陈旭要干什么,她直接傻掉了。

    陈旭笑了。

    内心邪恶的想着:“要是现在带你去到艾卡蕾的房间,你会不会疯掉!”

    陈旭放开了手。

    然后感慨:“我们,是一家人对不对?”

    “既然是一家人,有什么事,好好的坐下说一说,才是一家人的表现对不对?”

    “像这样兴师动众的搞突然袭击,仿佛已经认定了我的做法必定是错误的,是十恶不赦的,那就很没意思了对不对?”

    “所以,紫紫,你先同我爸妈到老家去一下吧。有些事情,我需要好好想一想,独自清静的想一想。”

    “等我想清楚想明白后,就回过头来接你,可好?”

    周紫繁怔怔地听着,怔怔地看向陈旭,看到了陈旭眼中的迷茫,她心疼,点头:“也行,那我就先到老屋去,你……算了,你自己静一下心也好。”

    她低头,失落。

    陈旭不语,他现在的心情很乱,的确是需要,无人干扰地好好想一想了。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