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49章 金主粑粑爱上我
    旺仔长叹:“你这要是个男儿身,也就不会受这种罪了,唉当女人就是这么辛苦,下次你找男儿身吧。”

    狂歌低头看了看自己那颤巍巍的胸,挺了挺,说:“不了,我觉得女人就很好。”

    才不当平胸男人!

    男女的事情既然让她这么痛苦,大不了以后不干就是。

    顾蓝要回来了。

    她因为拍电影期间也回国过几次,每次走的时候都是拉着狂歌哭了又哭。

    如今终于能彻底回家,不用再孤单单的去国外,她还没上飞机,就打电话通知大家接驾。

    狂歌和顾源都去接了。

    哦,两个人坐了一辆车。

    自然,是顾源蹭车。

    顾源其实堵过狂歌好几次,奈何每次都没能把人堵住。

    他能理解她的羞涩,毕竟这种事情,其实说起来,他也挺不好意思的。

    不过他是男人,脸皮厚。

    上了车,他忙问言歌:“你,你这几天怎么样?”

    他这几天在筹备求婚事宜,事都做到了那一步,他就不想再拖下去了,早点把人娶回去天天睡才是正经,省得这样总惦记着。

    刚好今天顾蓝回来,一家子会一起吃饭,两个人的事情要告知家里。

    这女人面子薄,顾源打算到时候由他来公布这事情。

    和往常一样,顾蓝从机场刚出来,第一时间就跑进狂歌怀里。

    “啊啊啊,蜜蜜想死我了你,你真是要想死我了呜呜呜……”

    顾蓝太激动了。

    她抱着狂歌的身体揉啊揉,揉啊揉。

    揉着揉着,揉到了狂歌的头发。

    狂歌的头发,瞬间被她揉到了地上。

    光头的狂歌:……

    和狂歌睡了一觉都没发觉她是光头的顾源:……

    众人呆滞了那么一瞬。

    一瞬后,就是顾蓝抱着狂歌嚎啕大哭的声音。

    “蜜蜜,蜜蜜你这是得了什么绝症,连头发都化疗光了,你为什么从来都不说呜呜呜……”

    狂歌无奈辩解:“我只是剃了个光头……”

    梳头太麻烦,剃个光头省事啊,都不用打理头发,而且各种假发想戴什么戴什么,浪的飞起。

    可狂歌的话还没说完,顾蓝哭泣的声音打断她:“你骗我,你骗我,你总是这样什么事都装在心里一个人承担,总把我当小孩子呜呜呜呜,蜜蜜,蜜蜜……”

    狂歌:……

    顾蓝是一路抽抽噎噎的哭回去的。

    不管狂歌怎么解释都没有用。

    就连顾源是不是望向狂歌的时候,也是一脸担忧的目光。

    不过,自家妹妹已经到了失控边缘,他就算心头忧虑,也没在这时候裹乱。

    顾蓝哭声渐小的时候,他问狂歌:“怎么回事?”

    狂歌无奈摊手,手随即被顾蓝抓住:“蜜蜜别怕,现在的医疗水平发达,你绝对不会有事的,呜呜呜蜜蜜是我不对,你脸色都这么差了我竟然一直都没发觉,是我对你关心不够。”

    顾源几次欲言又止。

    他细细看去,这才发觉,她的脸色是真的苍白,不仅面色苍白,眼窝深陷,黑眼圈特别明显,肉嘟嘟的脸蛋都瘦成了鹅蛋脸。

    她都消瘦成这样了,他怎么就没注意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