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三百零七章 流亡者 上
    最终,许岩并没有决定要找什么队友,仅仅是让雷克一行人带着他去那只变异雷戾所在的地方去。。而那个试图拉他进队伍的人最终也决定要和许岩一起来,并且也主动地付了两分钱,一份给了许岩作为“不请自来的额外参与者”的补偿,另一份给了雷克一行人,算是让他们带更多人的报酬——虽然许岩声明了他不会为他们的安全负责,但是他们仍然想要过来。

    经过了一天的准备,许岩在雷克等人的指导下购置了一些用于路上赶路,还有在到达目的地以后驻扎下来所需要的东西——他们要去的地方果然就是东北面的小山范围内,根据雷克他们的说法,那雷戾出现的地方就在通往小山和山脉的汇合处的路上,而且很可能,那一条横向范围并不是特别广的路线很可能已经被那只变异雷戾的势力范围给截断了。

    许岩和另外一只跟着来的队伍——许岩甚至不知道他们大部分人的名字,仅仅知道带队人叫做雅克准备了大概可以维持四到五天的食物和饮水,还有一些可以用来在野外生活的工具。许岩还额外买了一把质量还不错的长弓——他并不是不喜欢弩,但是已经习惯了以前黑剑变成的弩的他已经忘记了弩本身重要的一个特点:相对于弓而言,如果要发‘射’出威力接近的箭矢,那么拉动弩弦的力量要大许多,并且还不具有弓那样的高‘射’速。虽然在黑剑损坏之前许岩没怎么在实战中使用弓,可是他当初在雄鹰部落受过的弓术训练并没有完全生疏。

    又买了四十支较好的弓箭还有一个背起来比较顺手并且弓箭不容易掉出来的箭袋,休息了一夜之后,许岩便跟在雷克一行人后面朝着变异雷戾所在的位置赶去。

    似乎是因为前一天许岩干脆利落甚至有些不给情面地拒绝了雅克的邀请,雅克那八人队伍中的好几人对许岩都没有好脸‘色’,许岩自然也乐得清闲,如果情况允许,他甚至不打算和别人分享面对这变异雷戾的机会,其中原因虽然固然有他希望独自一人获取赏金的想法,但是也有一种好好测试自己的力量的期望在内。

    在胡安城,黑剑被打断以后,他感受到的那种直刺灵魂的疼痛并不是仅仅因为他和黑剑之间已经形成了一种类似灵魂契约的关系,更为重要的是因为许久以来的配合和互动,他已经对黑剑有了很深的感情——一般人对自己用了很久的东西,哪怕这东西毫无生命,也会有一点感情,更何况黑剑这样已经拥有了器灵,可以和许岩进行‘交’流互动的存在。这种感情在平时不显山‘露’水,却在黑剑被折断的瞬间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和伤害,同时也因为这样的冲击和伤害,以及他在面对这种伤害的时候发自内心做出的抉择,让他脑海中一片以前一直没有拼接上的记忆碎片在这样的刺‘激’之下瞬间苏醒。

    这一片记忆碎片承载的并不是什么具体的记忆或者知识信息,而是种种的或明显或微妙的类似情感和渴望的记忆,这一片记忆碎片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却让他在短时间内明白了许许多多的的事。也在下一瞬间带来了更多的记忆的苏醒:包括在贤者之塔内发生的种种,贤者之塔里面自己和以前的伙伴们一起面对的考验和试炼。这些记忆苏醒以后,许岩重要有了一种逐渐‘摸’清并且掌握自己生命的轨迹的感觉——他有了在乎的事情,有了在乎的人和物,他也有了在这个原本不是他的家的世界生存,生活,乃至冒险和奋斗理由。

    “力量,只是附属品。”许岩暗暗念叨了一句贤者之塔中那负责给人以指导的“人工智能”所“告诉”他的信息,的确,在因为失忆并且根据自己的本心找回自我的过程中,力量,真的只是一种附属品——很重要,他很喜欢的附属品。

    在那些记忆觉醒以后,许岩知道了他原先感到的力量郁结感的来源:那是他的dota技能“堆积腐‘肉’”和“最后遗言”所从他击杀的强大的敌人身上吸收的力量——在游戏中,这分别是“力量”和“智力”两个属‘性’,可是在现实世界里,他所吸收的更接近于一种营养:这种营养让他的肌体更加有爆发力和持久力,反应更加迅速,能够承载更多的斗气与魔法能量,同时也让他的‘精’神力变得更加雄厚和凝聚。只是之前这些力量他并没有完全化为己用,就相当于吃了太多东西没有消化而积食了。

    这些力量现在已经被许岩逐渐消化,加上与这最后一点记忆一同觉醒的潜在力量,再击伤他因为记忆觉醒而回忆起的以前自己熟悉的战斗技巧和力量应用方式,再结合上自己在失忆以后重新掌握的战斗方式与武学知识,他很希望有机会能够好好测试一下他现在的战斗力,因此在某种程度上,他更希望自己能够独自面对那只变异雷戾。

    小山虽小,上面的山林却是很茂密,众人在山林中穿行了一段时间以后,雷克一行人停了下来,指着前方说道:“前面再朝着马托拉山脉的方向走一小段就是我们上次遇上它的地方,很抱歉我们不能再带你们往前走了。”

    “没问题,十分感谢。”许岩点点头,“我不是很熟悉这里的路,如果我自己来可能要麻烦许多,接下来我就自己找就好了,你们可以回去了。”

    “雷克,你确定不和我们一起试试看吗?”雅克问雷克道。

    “不用了,我们真的感觉这个家伙太危险,我也奉劝你们不要有什么愚蠢的举动,上次我们遇上它直接就逃走了,所以才没有什么伤亡,所以我也劝你们,不要逞强。”雷克无奈地摇摇头说。

    “那,里德先生,你确定不打算和我们一起行动吗?”雅克转转身对许岩再次确认道。

    “十分感谢,但是我还是希望能够自己行动。”许岩点点头微笑道。

    “既然如此,就祝你好运了。”虽然连续被拒绝让他有些不爽,可是雅克还是保持了礼貌,对许岩点点头说道。

    “也祝你们好运。”许岩点点头,带着小狼和雅克一行人分别走向了不一样的方向。

    没过多久,雅克一行人便消失在了许岩的视野中,许岩则‘抽’出了自己现在实用的武器:“血夜”双刀中刀身比较厚重的那一把,虽然这两把刀用起来比黑剑差了不少,可是也算是他现在用起来最顺手的武器了。之所以选择比较重的那把,是因为面对雷戾这种身上着鳞片和甲壳的低等级亚龙,用厚重的武器更有威慑力。

    右手拿刀,左手持盾,背后还背着长弓和别的武器,这放在一般人身上就是累赘,可是许岩则是完全不在乎这一点,现在仅有的担忧,就是这些东西可能会在某些情况下阻碍他的行动了。

    小心地探查了一段时间,许岩完全没有发现有任何的异常,哪怕是周围的魔法元素的流动也没有任何不一样的地方,完完全全就像是一片再普通不过的山林了。

    心中一动:“进入这山林里的有两拨人,自己这里没有,那会不会去找另外一拨人了呢?”

    虽然心里有些抗拒在拒绝别人以后又要跟上去的想法,可是随着许岩在自己的路线上越走越远,他心中这种感觉就越来越强烈,在一旁的小狼也丝毫没有任何发现什么东西的表现,终于,在一块三人高的巨石之前,他皱起了眉头,停在了原地。

    “轰咔!”从许岩的左方,也就是雅克一行人所在的大致位置,传来了一声炸响,这种炸响许岩太熟悉了——那是大量积累的电荷在爆发时发出来的声音,就如同“风暴之锤”的爆炸声一样。

    “在那边!”许岩也没有了更多的顾虑,立刻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赶去,同时将自己的视线扫描范围固定在了那个方向。

    仅仅过了一小会,许岩就看到了前方一片闪烁着的蓝‘色’和深紫‘色’的光芒——那是雷元素和玄系魔法元素的光芒,从那光芒的强度看来,使用魔法的人,或者别的什么,有着相当高的实力。

    小狼从许岩的情绪中感觉到了许岩的想法,立刻低吼一声身形变大,从一只小型宠物狗的大小变成了一只许岩以前那个世界里的军犬的大小,迈开步子和许岩一起冲向了那个方向。

    “小心!”在拉近了距离以后,许岩听到了一声惊呼。

    “轰!”又是一声剧烈的爆响,一团雷元素魔法能量在前方爆开了。

    小心地在不引起注意的情况下拉近距离,许岩从一棵树的后面探了出去,很快他就看到了一只四脚着地的魔兽——浑身缠绕着亮紫‘色’的电光,从许岩的视野中可以看出来那是玄系魔法元素和雷元素高度‘混’合以后的结果,有着布满了蓝黑‘色’鳞片和甲壳的强壮四肢,稍微弯曲着指向天空的两只角,深紫‘色’的指爪,还有有那么一点像放大了几倍并且长了鳞片的狼头的脑袋,这应该就是雷克所说的“变异雷戾”了。

    只是,仔细看过了《亚龙谱》的许岩,通过这只“变异雷戾”的尾巴发现了异常。

    那尾巴尖端有着一个类似狼牙‘棒’的结构,大致呈现出一个橄榄形,上面还长着一些顶部没那么尖的圆锥形凸起。

    “妈的,没眼力的家伙,这哪是雷戾。”许岩心中暗骂。

    如果许岩没猜错——并且他很确定自己没错,眼前的这只亚龙的种类被称作“紫雷行者”——布尔凯多,在亚龙谱上少数名字中不含“龙”的种类,“布尔凯多”是古暗‘精’灵语,意思是“放‘射’黑‘色’光芒者”。亚龙谱的作者将它列为了和“漆黑之煞”同一等级的顺位之上——只是那配图是几乎空白的,表明了《亚龙谱》的作者对这种类型的亚龙并没有足够的了解。

    只是,光是能和“漆黑之煞”列在同一个顺位,就已经说明了问题。

    雅克那帮人正在“紫雷行者”面前结成了阵型,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而那“紫雷行者”似乎除了警告之外并没有过多的敌意,从地面上的战斗痕迹看来,双方并没有展开什么‘激’烈的战斗。

    诡异,只有诡异,许岩眉头紧锁和“漆黑之煞”一个等级的亚龙怎么还会有这么好的脾气。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