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四百七十六章 出大事了
    “我对张老汉进行了尸检,他有很严重的疾病,肝硬的像石头一样,还有胃炎,而且骨质很疏松,就算不死时日也不多了,以他的高度是不够碰到绳子,不过他自杀的时候垫了二块草垫子。他还有老寒‘腿’和‘腿’疾的‘毛’病,他来我们这里足足比正常人多用了二日的功夫,不够高因为现场没有发现草垫子,之所以会变成悬案是因为那垫脚草垫子被狗之类的动物拖到后院去了,我找到二个草垫放在凳子上面,以他的高度模仿翘脚是刚好可以碰到绳子,这样一来他的自杀就可以解释了。”

    “你的意识他的自杀,那他为什么要自杀呢?”

    寒云一双剑眉轻描淡写的飞絮,还凝聚着淡淡沉郁——眼眸中已经隐藏不住哀伤的神‘色’,他那双炯炯有神的俊目此刻有些恍惚,好像有一半的灵魂不在躯壳内,却还是能对答如流。

    “我还在他‘药’罐子里发现了‘药’渣子,张老汉平时靠‘药’物止痛,其中有一副‘药’是五石散可以让人服用后产生幻觉。我怀疑是他自己杀了那些,m.鹅和鸭子,他在梦游的状态下杀了它们,自己却浑然不知。可当他发现凶手原来是自己,羞愧的上吊自尽了。”

    寒云的分析看似很有道理,可是白小千发现这其中的问题了,破绽太多了。

    第一:那张老汉既然‘腿’脚不好,他‘腿’有疾病,连站着都勉强,他又怎么能自己翘脚呢?

    第二:那二个那么重要的草垫子怎么会在后院出现。解释被狗之类的动物叼走了太牵强,也只是猜想。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就算张老汉神志不清了。他怎么能一个晚上杀死十三只鹅呢?那些鹅可是活物,受惊吓以后会飞的,让一个‘腿’脚不好的老人在无意识的状态下去追杀这些鹅,不可能的,如果只是一二只误打误撞还是有可能的。

    其他:张老汉是怎么发现自己就是元凶呢?这个案件真的没有第三者?!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就如一颗树一样多少应该有枝干枝叶,可他没有任何‘交’集。无妻无子无亲人无朋友,这个老人本身就透着蹊跷,带着秘密。

    于是白小千满腹狐疑说道:“寒云我觉得这个案子——”

    ‘女’人把没这么简单这几个字硬生生的压了回去。改成长吁一口气之后尴尬的笑着:“这个案子——破的太漂亮了——”

    她还是自己跟进这个案子,等有了进展再和寒云汇报吧,现在非常时期就别触他霉头了。

    见白小千明明有些疑问,却还是没有戳破。寒云心里实在苦闷。他笑了笑,只是那笑容实在惨淡,倒还有些悲伤的意味。

    其实他对这件案子也是有所保留的,他就快疯了,就快支撑不住了,如果朱雀再不出现的话,他会做出些什么他自己都不敢想象!

    正在这个时候一位身着颜‘色’‘艳’丽的轻纱裙,裙摆随着走动轻快飘摆。束了缎带,挽着个流苏髻。几支金簪搭配的完美,那位‘女’子‘唇’若施脂,娇‘艳’如‘花’,紧紧忙忙走了进来,四处张望顾盼!

    今天是什么大日子吗?就连好久不见的紫月也出现了,她的身影极其的冲忙,神情也是慌张的、惶惶不安。

    “你可是让我好找,不好了——出大事了——紫月有事求你!”

    “什么事?你快说!”

    “这里人多,不方便!”

    “还有什么好顾忌的,你明知道我‘性’子急,既然出大事了,那还有时间去没人地方谈啊,不方便的话就对我耳语,快!”

    于是紫月只附在小千的耳边说了几句话,白小千就震惊的瞪大双眼,面‘色’瞬间变暗,喃喃自语:“这么会这样?!”

    怡红院已经改名为新梦楼,新梦楼还收购了很多小的妓院,现在幕后真正的大老板其实是紫月和白小千合股的。

    “师傅,怎么了——出什么大事了?”

    小千苦恼地下意识想咬‘唇’,可脑海里马上二个男人的脸,一定要改掉咬‘唇’的坏习惯,连忙改成嘟起小嘴。

    好险,好险!狐狸和冰山离开之时只对她提了一个要求,如果她不自觉的咬‘唇’超过三次以上,那他们三个人都要接受一个惩罚,至于是什么惩罚,是随机的,可怕吧!随机啊——

    “这个事情我恐怕一个人还真的办不了,必须要有大家的帮忙,据我的经验这个案子十有**是男人做的。你们所有人现在都跟着我和紫月去新梦楼查案,马上将手头所有的委托都暂时停止。”

    小千和紫月已经急冲冲的离开了,众人面面相觑,赶紧跟上!

    苏有钱也紧随其后,急的满头大汗,喊道:“公主大人,求求你让我去吧,既然是大案我也想帮忙,说不定我也能派上用场!”

    “那你跟来吧,这件案子你也许还真有点用处!”

    那优美悦耳的回音四散在空中,让苏有钱彻底的醉了——

    当苏有钱还傻傻得站在店‘门’口沉浸在自我陶醉中,其余人早就走的无影无终了。

    “我没在做梦吧?!是梦是幻听吗?哈哈——不愧是我的‘女’神大人,对我就是信任!在她心目中我居然是个有用的人,有用的人哎!”

    那店小二在一旁吃惊看着这位又哭又笑神神叨叨的男人,他得了失心疯了?于是唯唯若若的问道:“这个大爷,要么您来结一下账可以吗?”

    苏有钱扬眉板着脸孔说,“你这是什么话,什么叫可以吗?!你把可以二个字给我去掉!以后只要是那位神仙姐姐吃的饭,买的东西,你全部记到苏有钱的账上,你记住了吗?!”

    “不必了!——”

    “她的账我们会买的——还轮不到你来献殷勤!你最好本分一点。不然你很快就知道那里最适合你了!”

    从楼上的雅间飘出一个声音来,有二个风度翩翩神一样的男子从上面走了下来。

    其中一位白衣的男子紧闭着双目,身上散发出如同夜‘精’灵一般神秘而冷洌的气质。因为他带着半张银‘色’的面具。

    另一位穿紫锦袍的男人眯眼,这样的神情‘阴’晴不定,却掩饰不住他自带的王者之气。

    其实狐狸和冰块他们已经回来了,据暗探回报白小千和宇凡正好下山,和下山后的路线。

    君凌轩猜到以千儿的个‘性’肯定会要吃饭,于是他们挑了最有名的馆子在等着她们。

    可是总是找不到合适的时间出现,白小千和四十宇甚是亲密。他们若是出现也许会坏了‘女’人的好兴致。

    君凌轩眉头微蹙,眼神专注,盯着白小千曾经站过的地方。透着深情,他的话语带着中六分失落、三分嗔怨:“本来我以为千儿一旦离开我们就会发现我们的好,至少她会想我们,十句话里至少有三句话不会离开你我。看来我是太高估自己了……”

    冰美人只是皱眉。面‘色’变幻不定,他什么也没说,但在心中不由黯然苦闷,甚至还生出了莫名其妙的无奈、苦涩,酸楚、失落,嫉妒、惆怅……

    丫头谁告诉你本王不会吃醋的?!

    你不可以假装是别人的妻子,即便是假装的,如果十四宇喊你一声娘子。我一定会崩溃的!自己怎么会变的这么铭感脆弱了……”四哥,如果有一天那傻丫头没有我们的保护。她没有我们在她身边是不是依旧可以这么灿烂的笑着!也许没有我们她依然可以活下去。”

    君凌轩苦笑了一下,脸上还带一分若隐若现的凄楚……

    “也许吧,但是我们若是失去了她,恐怕一秒钟也活不下去了!凌轩你修炼的心经后好像可以将情绪控制的很好,能不能叫人抄送一份给我。”

    啊?!

    君凌轩怔住了几秒,不过仔细一想,摊上白小千这样的‘女’人,再大度冷静的男人也必须熟背心经,以备不时之需。

    分界线——

    重新装修过的新梦楼那叫一个雅致,这个梦字是代表是这里的姑娘追梦的地方。

    严格的来说,这里已经不再是妓院,而是一个能让有钱人及没有钱的人都可以来此处休闲的地方。

    在一个清雅的房间里,郝连扬名,萧远新,十四宇,以及寒云都在大眼瞪小眼,他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苏有钱被关在另一个房间里做冷板凳,但他还在乐滋滋自我兴奋之中,不过一想到那二个凶神恶煞的男人还是不由发憷——血可流,头可断,崇拜公主大人的心不变!

    白小千的表情变得很凝重,正‘色’道:“现在我需要你们的帮助,你们都是自由之身,不想参与此案可以马上离开,就当不知道今日之事,决不可以外传。一旦留下来一定要守口如瓶。办案的所有经过都要作为秘密永远烂在肚子里,如果做不到现在可以离开了。”

    众人面面相觑,看来还真的出大事了,在一间青楼里到底会是什么的“大事”呢?

    “白姑娘都开口了,我一定会拼劲全力帮她的姐妹们的,男人天生就是要保护‘女’人的。”

    萧远新笑的有些大义凛然,他决定参加了。

    “我能做的只有保护你们,在查案方面我真的不行,不然也不会卧底这么多年依旧查不清娘子死亡的真相。但大家如果能各尽其职,各尽其能一定可以将案子查个水落石出的!”

    郝连扬名和寒云虽未表态,但他们默认的点头了,这样一来四个人都自愿加入到查案的队伍里来了。

    “那好吧,看你们一个个脸上带着疑问,并且干劲满满,那就由紫月告诉我们大家发生了什么,具体的情况我也没‘弄’清楚,我只知道紫月耳语说新梦楼出了一个鬼一样的恶贼专偷姑娘们的‘私’密之物,如果不出手相救,她还有这里的姑娘都无法活下去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