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27章 李如山
    “怎么办!怎么办!”白灵灵急的满地转。指着邓霖的鼻子叫道:“你怎么一句话也没有的,他为了你去的,万一败了怎么办?”

    “他决定的事情,你觉得谁能说服他不去?”邓霖叹了口气说道。

    “那现在我们怎么办?”白灵灵明显已经更加慌了。

    “傻站着干嘛啊?你还不过来替我解穴!”邓霖叹了口气说道。

    白灵灵拍了下自己的脑袋,刚想过来,突然站住了,问道:“你再去替他回来?”

    邓霖苦笑,“是我的战斗,那里我非去不可!”

    白灵灵晃了晃脑袋,紧接着回答道:“我还没傻到那程度,我可不让让你白白去送死!”

    邓霖似乎要气炸了,此时只能沉声说道:“如果是两个人一起去呢,总是有好处的吧。就算不动手也能制造点威胁。”

    白灵灵眼睛顿时亮了,拍了拍脑袋说道:“对啊,我怎么没想到你们两个一起去呢。另外还有我呢,三个人去,那李老头被我们三张嘴巴一吹就吹走了。”她居然把李如山形容成了一张纸。邓霖想笑,可是笑不出来,因为腹部的伤口还会时不时的传来阵痛。

    白灵灵双手互相拍了几下,她当然是上前来替邓霖解穴的。但是试了好久,邓霖却还是不能动一根小指头。竟然没有作用。

    只见她面色惨淡的说道:“罢了,他的独门内功心法,我解不掉。只能靠你自己冲了。喂,别这么看着我啊,这可不怪我!”

    邓霖眼睛眨了眨,看了几眼白灵灵,然后眼皮又翻了上去,仿佛在看天花板,终于点了点头,算是表示理解,然后闭上眼睛开始冲穴。

    冯君扬的话一点没有托大,邓霖真的花了三个半时辰才冲掉了被封的穴位。旁边的白灵灵已经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了。看到邓霖动了动,上前拉起邓霖的手就走。

    邓霖感觉一只柔软的小手包在自己的手掌上,感觉特别的舒服,所以也没有拒绝。等跑了一会,就变成邓霖在前,拉着白灵灵在跑了。白灵灵咬着牙,为了不落后,也任由邓霖抓着自己的手。

    黄花石确实是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除了石头还是石头,半夜来到这里,风显得特别大,由于偏僻,这里除了风呼呼的声音外,其他什么声音都没。

    邓霖停下来仔细听了一下,却听不到任何动静,不由得更加焦急起来。两个人飞速的向前搜索着。这里并不大,转几个弯就能走光了,可是还是没见到人影。白灵灵急的连跺脚的时间也没了。还有最后一个弯了,万一还没有人影,那可怎么办?想到这里,白灵灵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冯君扬的人影,头上竟然冒出了汗水。

    终于转过了弯后,看到了人影,却只有一个人影盘曲坐在一块大石头上。正对着邓霖笑呢。

    白灵灵终于舒了一口气,急忙抽回了手,欢天喜地的上前去,人却突然停住了。只见冯君扬的左肋上满是鲜血。

    邓霖的脸色也好了很多,关注的看着冯君扬的左肋处。

    冯君扬却一脸的不在乎,居然还微笑道:“没事,外伤,被震断了两根肋骨而已。”

    “李如山呢?”邓霖仍旧是一脸的谨慎。

    “他回去了。难道还留在这等着请我吃饭?”说着眼中的笑意更浓了。

    邓霖躬下身来仔细看了看伤口处,说到:“李如山没用全力?为什么枪已经刺穿你肋骨后却突然收力了?”

    “因为他也并不想杀我。”冯君扬笑着说到。

    看到邓霖眼中的疑惑,他却突然骂了起来:“不知道哪个王八羔子传的信息,描述的李如山和少林慧觉的战斗。现在我终于懂了。”

    “哦?”邓霖没有插话,因为他知道冯君扬没说完。

    果然,冯君扬继续说道:“少林慧觉高僧的武功必是重攻轻守,而现在我才知道李如山的武功绝对是重守轻功,传闻说李如山压制着慧觉还不了手的原因只有一个,必然是两个人堵着气比试,但是为了不伤了和气,都用自己不擅长的方式去比,所以导致李如山只攻不守,而慧觉只守不攻。”

    白灵灵却插话进来:“那李如山的防守非常严密?难道你的攻击比慧觉大师还强?”

    “一上来我就知道不对了,因为李如山给我的感觉就是一座山。”

    “山有什么用?”

    “巍然不动,根本没有破绽。”

    “但是你却抢攻了?”

    “是啊。”

    “那什么结果?”

    “你用剑对着一座山去砍砍看,就知道什么结果了。所以。。。。。”

    “所以什么?你到是说啊!”

    “所以我只能用闪电劈过去了。”

    “闪电剑法?”

    “闪电碎石,果然他有所顾虑。”

    “就这么简单?你就赢了?”

    “他只是有点顾虑而已,但是还是没有破绽。所以。。。。。。”

    “。。。。。。”

    “所以我只能卖个破绽引他来攻。”

    “他出手了?”

    “是啊,他一出手,咽喉处就不经意的现出一个破绽来。但是”

    “。。。。。。”

    “但是等我攻过去的时候,我发觉那个所谓的破绽没了,他竟然也是卖了个破绽。我变成朝着他防御最强的地方攻了过去。还好。。。。。”

    “。。。。。。”

    “还好我也早料到这点,当他集中防御面的时候,我终于朝着他最弱的地方下手了。”

    “李如山的命门在哪?”

    “上来的试探进攻中,我就发觉他的脸部的防御力量最强,所以我赌他的命门是眼睛!”

    “不错,人总会不经意间掩饰自己最弱的地方的。”

    “当时他已经来不及防御了,所以他原先攻过来的虚招也变成了实招。”

    “后来呢?”

    “我有把握他的枪刺穿我左肋三寸的时候,我能保证刺穿他的眼睛,并刺进脑子里。”

    “可是你剑上似乎没有血迹啊?”

    “因为我收手了。”

    “啊?万一他没收手,你不就死定啦?”

    “不错,但是我赌赢了,他先是一愣,然后枪在刺入我体内一寸的时候也收手了,所以我断了两根肋骨。”

    “然后呢?”

    冯君扬却突然转过去对着邓霖说到:“然后他看着我的眼睛,先是认输,然后问我李家四杰是不是我杀的?我回答说不是。他点了头,然后问我李成刚是不是你杀的,我回答说‘你是自卫,是李成刚挑事的,’他想了一想,表示相信我的话,最后叹了口气,让我转告一句话给你,说他不会再来找你了,但是不确保他大哥会不会出山,毕竟李成刚是他大哥的独子。”

    “你连必杀他的一击都收回了,他再不相信你的话就是猪了。”白灵灵恨声道。

    邓霖只能一阵苦笑,眼中却突然显现出冷酷的眼光:“从今天开始,你已经不再是我朋友!”

    冯君扬顿时凝结住了笑容,皱了皱眉头,抬头看着邓霖。

    “而是我的兄弟!”

    说完这句话后,两个人的眼神再次慢慢的融化了起来,明显感受到了层层的暖意。同时,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白灵灵也跳了起来叫道:“还有我呢!”

    午夜的寒意似乎消失了,风声也好像听不到了,只看见三个人手挽手站在了一起,六只手互相交叉着握着。

    过了半响,三人的手才被分了开来。白灵灵的脸上像是盛开着一朵桃花。

    正尴尬不已的时候,冯君扬却突然提出了分手。

    原因很简单,李如山的霸王枪劲气虽然及时收守住了,还是有部分钻进了冯君扬的体内,所以冯君扬当然需要静养疗伤,何况长乐帮里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

    白灵灵马上皱起了眉头说道:“我才不要跟着你回长乐帮呢,闷死了,我要跟着大铃铛玩。不过我看到我哥在附近留下的暗号,我需要先去汇合下他,然后再去找大铃铛。”

    冯君扬笑了笑,答道:“依你,一年后,长乐帮总部会举办四年一度的武林大会选定新武林盟主,这次听说一直置身事外的少林武当也要参与进来,还有上一届断然脱离武林联盟的南海剑派这次也会参加比武,所以家父交代了些事情,我需要回去料理下。”

    白灵灵在旁边吐了吐舌头说道:“少林武当从来不管江湖事的,这次竟然也要参加比武,真是奇怪。更奇怪的是南海剑派,上一届你父亲得了武林盟主后,原本南海剑派掌门梅万舟已经答应了加入联盟,但是遭到儿子梅傲青的强烈反对,最终的结果竟然是梅傲青不惜弑夫宣布强行脱离联盟。可是这次为什么他竟然也要参加盟主选拔呢?”

    “来者不善吧,听说梅傲青虽然骄傲,但是武功已经直逼武当少林掌门,同样是施展南海十字快剑,但是梅万舟十个回合就死于梅傲青剑下了。此子绝不可小瞧。”

    说着看了白灵灵一眼,说到:“另外,我答应伯父的,一定要带你去京城碰头,正巧邓兄也是去京城,那就有劳邓兄多辛苦了。”

    邓霖摸了摸鼻子,笑了笑道:“小事一件,你专心养伤吧,我们一个月后京城见。”

    冯君扬道:“你也需要养伤,过几天再上路吧,路上小心,关于碧玉佩的事情江湖中已经传的沸沸扬扬,路上千万小心。”

    “恩,我会的。”邓霖乖乖的应道。

    说完,冯君扬从怀里拿出一枚小令牌来,交给了邓霖,“此为长乐帮帮主令,见令如见帮主,长乐帮暗号灵儿都会,无论在哪都会有分部,邓兄勿需客气,必要时可以方便行事。”

    邓霖也不推辞,接过令牌来放入怀中。

    “事不宜迟,我这就走,等你跟灵儿汇合后,灵儿就交给你了。你们多亲近亲近。”

    白灵灵脸刷的一下红了,作势要抽冯君扬,但是始终没有打出去

    冯君扬哈哈一笑,转身离去。

    本文来自看书小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