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四百五十二章 冷笑
    冷箐月等人因为离的太远,听不清楚。但少女后面的红衣人全都飞身向前,缓缓向峡谷下方的四煞阵靠了过去。

    与此同时,黄衣老者也默不做声的把手一挥,顿时他这一侧的黄衣修士化为了十几道黄光,直奔四煞阵袭来,竟然有后发先至的意思。这让四煞阵中的冷箐月等人,都不觉屏住了呼吸,有些性急的就直接把法器亮了出来。

    这些黄衣修士当然不会傻傻的直接闯进阵中来,而是在离四煞阵十余丈远的距离处,纷纷停下显出了身形。然后,各种法器从这些修士身上飞出,气势汹汹的直扑大阵而来。

    法器的奇光和四煞阵的青红蓝黄四色禁制的碰撞,发出了阵阵的入打雷一样的爆裂声,让下面地七派之人脸色微微一变。

    “一半人出手对付这些人,不能让他们把大阵给破了。另一半的人则注意防范!”领袖沉吟了一下。就果断的说道。

    然后一跃飞出阵外,率先放出一柄洁白的小剑,化为了一道白虹,在四煞阵外挡住了一把飞刀和一颗珠子形状的法器。

    听到此话,跟随他一队的修士,也跟着放出各自的法器,冲出阵外接下了对方大半地攻势,冷箐月自然也在其中。她放出了已用得熟练无比的法器。

    因为冷箐月所挑选的此位法器主人。和自己一样都只是元婴期的水准,所以打斗起来,虽然金光青芒团团乱舞,似乎激烈之极,但实际上冷箐月很轻松的就控制住了场面。可以不时地偷眼向其他战团瞅去。

    情况似乎还可以!

    冷箐月这边出手的修士,大多只是炼气期地修为。法器也远比不上人家,大约五六人合力才能勉强抵挡一位筑基期修士的攻击。但因为有大阵地庇护。危机时这些修士可以随时可以躲入阵中,因此一时还没出现伤亡。至于同为筑基期的其他几位修士。自然和他一样一人拦住一名黄衣人而打得有声有色。

    “这就是魔道六宗的实力”

    冷箐月觉得有些奇怪,如果敌人的实力就是这样地话,看来守住灵矿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自己正想着呢!红衣人终于磨磨蹭蹭的到了四煞阵地旁边。这让下面还没有出手的修士,立即警惕的注视着他们。一些年轻些的七派修士更是有些跃跃欲试的意思。

    红衣人并未立即加入战团。而是彼此之间站成了一个奇怪的阵型。接着在其中一人的吩咐下,人人都掏出了一柄火红色的大旗。上面金乌烈阳,红光灿灿。一看就知不是平常之物。

    “不好,这些人是疯子!他们要放魔火,快阻止他们!”

    冷箐月见这些红衣人不慌不忙的样子,心里就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当他们站成了阵势并抽出了大旗时。顿时想起了当日参加六宗大战时所亲眼目睹的惊人一幕,不由的脸色刷得变白的大喊道。

    接着此位修士。不假思索的冲出了阵外,并将腰间的一个皮袋急忙抛了出去,立刻从袋中飞出了两条数尺长的飞天巨蟒来。

    这两只巨蟒浑身黑黄色的狰狞斑纹,长了一对碧绿色的半透明翅膀。在数声急促的口哨声中,眼冒凶光的向那些红衣人冲了过去。

    其他尚未出手的七派修士听说了虽然不知道什么是“修士”和“魔火”,这位筑基后期的领队都这样勃然变色的。肯定是非同小可的事情,就没有犹豫的紧跟着出了手。

    特别是几位筑基期修士。其身形更是紧跟在身后,而他们的法器也同样随着两只毒巨蟒冲到了红衣人的身前。

    此时,十余名魔焰门的人还在手握大旗的口中念念有词,身体纹丝不动,对到了眼前的攻势一副视若无睹的样子,这让其他修士大喜

    最先到了这些修士上空的两只巨蟒中的一只,大嘴一张,一股墨绿色的毒气就要狠狠的喷出了口。

    可就在这时,让人震惊的事发生了!

    这只巨蟒的毒雾尚未出口,其身上闪烁起了数道细长的银色光芒,接着顺着这些光芒的痕迹,其身体突然四分五裂了开来,被切割成了一块块的掉落了下来。

    尚未等目瞪口呆的七派修士反应过来,同样的一幕马上又发生到了另一只巨蟒身上。这下让他脸色大变,身形急忙停了下来,并掏出了一面小盾直接祭出,当在了身前。

    其身后的其他修士,也骇然的各种防御法器和符齐出,生恐步了那巨蟒的后尘。

    但是更加离谱的事发生了!

    那些紧随巨蟒之后而到的一些法器,正想攻击时,前方却凭空出现了一蓬蓬的细银丝,一把将这些法器给包个严严实实,再也无法动弹分毫。

    如此一来,这些刚冲出了大阵的七派修士,都惊愕的面面相觑,一时间竟不知如何是好!

    ”快使用灵光术,在那些红衣人的前面有其他人,他们用了某种隐身秘法!”一名同样痛失法器的筑基修士,在眼中蓝光一闪后,惊骇的叫道。

    这几话,让其他的修士全都恍然大悟起来,但是能使用灵光术的也只有筑基期修士,炼气期的修士也只能干瞪眼而已!

    冷箐月同样在使用灵光术,看向此地!

    刚才的一幕,冷箐月全看进了眼内,同样吃惊非小!现在在他人提醒下用灵光术细看,果然在那些手持大旗的修士之前,真显出了几道若有若无的白色人影,这些人影一手持着长剑之类的细长兵器,另一只手则放出了条条银丝控制着那些无法动弹的法器。

    此刻,修士在发现了白影之后,尽管各种法术法器齐出,压着白影猛打,可还是被那些白影给挡的死死的。因为无论任何法器道法,似乎都对白影伤害不大,简直有点像是不死之身。

    但好在,这些白影就只会用手中的兵刃快速砍劈,以及用另只手释放出银丝这两种手段而已,只要小心避开不让其近身就无大碍,否则谁进攻谁还真说不定呢!

    “什么鬼东西?”冷箐月大为惊叹!这些人影明显不是正常的人类,难道又某种祭炼过的鬼灵?

    只见冷箐月一边若有所思的想着,一边随意的指挥着前方的法器。这种漫不经心的态度,终于把对面的中年修士惹恼了!

    此位阴着脸一边指挥着青戈和冷箐月的法器纠缠,一边不声不吭的一拍储物袋,顿时从中飞出了一颗滴溜溜不停旋转的白色珠子。

    此珠一祭出,迎风就涨成了房屋一样大小,恶狠狠的就向冷箐月劈头砸来。

    冷箐月虽然有些分神,但对方这么大的动静,又怎会发现不了。

    冷箐月不慌不忙的一只手凭空一斩,一道丈许长青色剑芒脱手而出,直接斩在了珠子上,将此珠劈的顿了几顿,一时无法近前。

    然后,冷箐月才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对法器,接着就代替即将溃散的剑芒,一下就抵住了对方的珠子,再次形成了僵持的局面。这让对面的修士极为恼怒,但一时也无可奈何!

    “不好!”

    一声焦虑之极的叫声,让冷箐月心里一颤,急忙再度向一侧望去。只见那些红衣人已停止了念决,而同时把手中的大旗斜举向天,旗尖上已隐隐冒出了青色的火焰。

    “这就是魔火”冷箐月睁大了眼睛,死死盯着那青色的火苗,心里有些不安起来。

    而眼见对方即将做法成功的修士,其心一点点的往下沉去!可是眼前的这些白影根本就不是一时半时可突破了的!

    退回去,所有人都退回大阵!”吕天蒙眼见那些大旗焰越来越粗,情急之下忽然大喊了一声,就率先身形往回一抽,朝后面的大阵遁去。

    其身边的修士闻言,立即下意识的跟着这位领队往回撤。

    见此情景,冷箐月也毫不迟疑的同样下了回撤的命令。

    但是冷箐月这边的修士,除了少部分稳占上风可以随时抽身而去外,其他的人却不约而同的遭到了敌手的拼命纠缠,根本无法得以脱身。冷箐月的敌手同样疯狂般的发动了攻势,试图牵制住冷箐月。

    但冷箐月冷笑了一声,将其他法器收回而将白鳞盾祭出,硬顶着对方的攻势轻巧的返回了大阵。让这修士,只好面露悻悻之色的在阵法外停住了脚步。

    见到自己这一队的人还有大半在阵外无法脱身,反而斗得更加激烈了,心知不妙。就想和其他修士出去援助一二,但是身形刚动人就被其他的修士一把给拉住了。

    “已经迟了!魔火已经被对方召唤出来了!”那修士脸色铁青的摇摇头说道。

    同样听到此话的冷箐月才注意到,那些手持大期的红衣人其旗尖处已射出了手臂粗的火焰。十余股冲向空中的炎火,汇集成了一团直径数丈的巨大青炎球,轻轻漂浮在空中并巍巍晃动着,夺目之极。

    “这?”

    一怔后,接着就要说些什么。但是那些红衣人的下面举动,立即让他面色难看之极。(未完待续)

    ps:谢谢大家支持!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