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80章 血流天下
    风雷刀宗被破!

    所有人都是眼神大惊,连忙打开各自的手机,随后一个个皆是倒抽凉气,被那些视频和照片震撼到。

    “太可怕了,风雷刀宗的山门被直接轰的爆碎,半边山都塌了,所谓的护宗大阵没有起到一丝作用。”

    “四尊五窍长老,十余位超绝强者,数十名宗师,百余位大师,尽数身死,尸体横在山路上,血流了一地,将整片山野染红……”

    “大师以上的修士,全灭,无一存活!”

    每一道消息传出,都让所有人心神骇然,忍不住倒抽凉气,这是灭宗啊。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昆龙老祖听着四周那些喧嚣的议论,却脸色大变,疯狂摇头:“我风雷刀宗的大阵,即便是六窍强者,也休想破开,你这是在蒙骗我!”

    聂白衣目光漠然:“从外面破不开,从里面呢?你当真以为,这十三年来,我对风雷刀宗,没有采取任何措施?”

    此言一出,昆龙老祖瞬间呆滞,而丹王阁主等其他四人,亦是脸色大变,难以置信的看着聂白衣:“你堂堂道宫之主,竟做如此下贱卑劣之事,在我等宗内安插奸细?”

    几人的脸色,都是在一瞬间变得难看无比,他们各自传承悠久,有着遗传下来的阵法,可以防护强敌,但若是从内部攻破,却是没有那么困难了。

    他们皆是心中发冷,能接触到大阵的人,即便在他们的宗门中地位也不算低了,这聂白衣究竟从什么时候,就开始对他们下手了。

    仅仅片刻,昆龙老祖五人的眼中,都是升起一丝惊惧,这聂白衣,简直太可怕了。

    然而面对如此指责,聂白衣的脸色,却没有一丝变化,风轻云淡道:“我聂白衣做事,只在乎结果,尸山血海又如何,与我何干。”

    他话语淡漠,却让所有人都感到一股寒意,此时他们才仿佛想起,聂白衣并不是一个以德服人的领袖,他的成名一战,正是当年直接杀崩一个国外兵团,血染千里,尸横遍野。

    那个聂白衣,才是真正的聂白衣。

    不服,就杀!

    为敌,就杀!

    “你……”昆龙老祖气的咳血,如濒死的野兽一般嘶吼道:“聂白衣,你如此行事,必将引来我风雷刀宗的报复,刀宗后辈,一定会让你道宫,永远不得安宁!”

    聂白衣露出一抹奇异笑容:“你以为,这就是结束?”

    昆龙老祖一惊,随即怒道:“你还想做什么?”

    他话音未落,周围便是再次响起一片震惊呼喊。

    因为又有新的消息传来,这次不光是震惊,更是让所有人都通体发冷,难以置信的看着聂白衣。

    “大师以上全灭,而大师之下,所有开启神窍的修士,被彻底废掉修为!”

    “风雷刀宗内,所有未曾成为修士的人,九枚封闭的神窍尽数被毁,终身不能修行!”

    “从今天起,风雷刀宗之中,再无一个修士的存在,以后,也不会再有……”

    “那些被废之人被尽数赶出风雷刀宗地盘,整座山脉被导弹轰成焦土,不复存在!”

    “噗……”昆龙老祖只感觉肝胆欲裂,大口的咳着血,涕泪横流的看着聂白衣:“你是道宫之主,你怎能如此伤及无辜?你让天下人如何看你?”

    “伤及无辜?”聂白衣在这一刻陡然大笑,双目微红的看着昆龙老祖几人:“那我道宫的好男儿,难道都白死了吗?”

    “他们又何曾做过一丝一毫伤天害理的事情?”

    “他们为这片天地,为普通百姓做了多少事,却被你们为了一己之私,暗中残害!”

    聂白衣这一刻气质大变,状若疯魔的盯着他们:“你们告诉我,告诉我什么叫无辜?”

    这一刻的聂白衣,丝毫没有以往的从容淡定,仿佛只是一个普通的士兵,因为战友的牺牲而难以抑制自己的情绪。

    天地寂静,不管是黛眉山的诸多修士,还是透过直播观看这一幕的天下众人,皆是心绪难明的看着那道白衣身影,这一刻的聂白衣,给他们的感觉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无敌者,而仿佛是一个让人同情的普通人。

    “这,还没有完!”聂白衣眸光变得冷厉:“今天,将血流天下!”

    仅仅片刻,又有消息传来,丹王阁大本营被摧毁,死伤无数,下场与风雷刀宗一般无二,血流漂橹,尸体堆积成小山,血腥味飘出去十余里,将附近的河流都染得一片通红。

    金鼎老人和天鬼教主对视一眼,皆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惨然,已经不抱任何希望。

    果然,几乎与丹王阁的消息同时传来,金鼎阁和天鬼教被灭,而天鬼教最为彻底,举教上下被灭,没有一个活口留下。

    “天鬼教上下,皆修行阴毒之法,借活人血肉甚至精血修行,当诛!”聂白衣漠然道,如同天罚宣判,冷酷无比。

    “啊……”天鬼教主凄厉咆哮,但此时不管是愤恨或是后悔,都已经晚了。

    就在此时,一道令人意外的消息突然传出。

    “玄音门被一道光幕护住,没被破开!”

    所有人都是惊讶,这一次聂白衣失策了?

    真实情况很快被爆料出,因为从刚才风雷刀宗被灭,就有嗅觉敏锐者赶到其他地方,此时玄音门那里已经汇聚了很多家不怕死的直播媒体,以及各种“包打听”类人物,弄清了状况。

    玄音门的护山大阵,的确是被破开了,但该势力最深处的地方,却绽放一道青光,挡住了所有外敌。

    而此时众人才发现,玄音门的那个儒雅青年,也就是魔琴公子,竟然一直都神色阴沉冰冷,没有露出多大的惊慌,看来对此早有预料。

    聂白衣并不意外,淡淡道:“早听说玄音门有古怪,宗门深处有诡异的存在,不过如今那些存在,不可能彻底复苏,挡不住我的力量,既然如此,我便亲自去灭了它。”

    他正要抬脚,林白淡笑走出:“最后一个势力,交给我吧。”

    嗖!

    就在此时,魔琴公子的身体上下,竟突然绽放一道青光,包裹着他的身体,如利剑般划破长空,向远处疾射而去。

    “放心,交给我。”林白淡淡道,脚下一踏,直接腾空而起,云翼震动间,亦是横空划过,如大鹏一般飞掠天际,追击那道青光。

    所有人都是震惊,这玄音门怎么回事,竟然突然发生如此变故?

    昆龙老祖亦是愕然的看了一眼魔琴公子消失的地方,脸色也是有些惊怒,这玄音门究竟有何底牌,竟然连他都不知。

    “聂白衣,你一定会后悔的!”随即昆龙老祖怨毒无比的盯着聂白衣,自知今天必死无疑,也不再求饶什么。

    “后悔?”聂白衣淡淡道:“你是指,你们这些年埋下的那些暗子?”

    昆龙老祖面色一变!

    四周,此刻已经传出一阵阵惊呼,似乎发生了什么让人难以置信的事情。

    先前风雷刀宗等势力被灭,热度太过惊人,压过了许多其他新闻,但直至此时,一些有心人才发现,这些新闻联合起来,一点都不比风雷刀宗被灭的风头弱上多少。

    “黔南金刀派被道宫屠灭!”

    “西疆修行世家罗家被灭,无一活口!”

    “东江寒云谷被道宫捣毁,谷主连带一干高层尸首异处,门派上下死伤上千,活着的人修为被废……”

    一道又一道消息传出,遍及全国各地,看似毫无关联,但却在短短半个小时之内,被尽数屠灭,不复存在。

    有人迅速做出统计,半个小时内,死去的修士人数高达十余万,从人窍觉醒者到五窍高手,一时间整片天下似乎都被鲜血染红。

    突然,又一道劲爆消息传出。

    “道宫发出声函,对道宫内部的违纪者和叛逃出道宫的修士做出处罚!”

    “第二道主和第三道主同时出山,带领众多道宫强者横击四方,遍布天下,寻到并斩杀躲藏的第四第六道主!

    斩杀晋省总统领及其手下三百六十四名道宫成员!

    斩杀湘省道宫分部一千零九十一人!

    斩杀……”

    这一刻,天地似乎都蒙上一层淡淡的血色。

    这一刻,所有人才明白,聂白衣所说的血流天下,是什么意思!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