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四百五十二章:尾声 大结局
    “奶奶,出去的衣服已经准备好了,您过目一下。<>

    一大清早,夏清语就起来了,梳洗完毕,听见身后春儿的声音响起,便起身回头去看,一见春儿手上托着的衣服,她便吓了一大跳,以为自己是看错了,忙揉揉眼睛,又上前亲自翻检了一下,才疑惑看向春儿道:“是你过糊涂了还是我过糊涂了?如今还没到中秋吧?你把这姑绒大氅拿出来做什么?”

    “这是爷上早朝前特意吩咐的……”春儿笑道,不等说完,就听夏清语没好气道:“他怕冷,你去把他的翻出来给他穿,我可不穿这个,没得丢人现眼。”

    “爷说奶奶如今不同往常,须要万般小心。”春儿一面说,就在夏清语肚皮上看了几眼。

    摸摸隆起的肚皮,夏清语冷哼一声:“既然知道我如今不同往常,就别给我磨磨唧唧,惹了我生气,那你才是罪过呢。”

    “唉!如今这清云的丫头真是不好做啊。”春儿笑着摇头,话音落,就听屋外一个声音道:“清云的丫头怎么不好做了?”

    “咦?今儿这么早就下朝了?”看着陆云逍从门外进来,手里抱着一个小团子,夏清语便要上前接过来,却听丈夫道:“没什么事儿,皇上就散朝了。别抱,这小家伙如今沉着呢,当心抻着你。”

    “娘亲抱……”

    陆云逍怀中的小家伙却一点儿不给老爹面子。伸出胖乎乎两只小爪子要往娘亲肩膀上搭,逗得夏清语咯咯直笑,想要去抱。陆云逍却转了个圈子,对着儿子冷哼道:“名儿,你要识点时务,等一下还想不想跟着爹娘去李伯伯家看小弟弟了?”

    胖娃娃立刻就收回了两只小爪子,引得丫头们也都笑起来,夏清语摇头道:“真不愧是爷的儿子,这识时务的作风简直和你如出一辙。”

    “我可不像他这么没骨气。”陆云逍哈哈一笑。然后看向旁边春儿捧着的衣服:“怎么了?这衣服有什么不对的吗?”

    “你还敢说?”夏清语想起这茬儿,立刻掐腰愤愤指控道:“这还没到中秋呢。你把姑绒大氅都给我找出来了,这玩意儿是初冬时才穿的,你知不知道冷热啊?你自己怎么不穿姑绒大氅出去?我这肚子已经够圆了,你还要我穿这个。是想把我打扮成丸子吗?也不怕人家不明就理把我抬了下锅。”

    “噗!”陆云逍笑出声来:“哪有那么夸张?”话音未落,怀里的名儿小朋友已经使劲儿拍起了巴掌:“丸子,丸子,好吃,宝宝要吃……”

    “吃吃吃,就知道吃……”夏清语伸手在儿子脑门上戳了一指头:“再这么贪吃我干脆把你当成团子下锅炸了,让你吃自己吧。”

    “好好好,吃自己,吃自己……”

    可怜名儿小朋友还不到两周岁。让她娘这么一骗,果真就在那里兴高采烈的嚷起来,只把陆云逍夏清语和丫头们笑的捧腹弯腰。

    正热闹的时候。就听外面一个声音道:“哟,什么事儿这样高兴?”接着门帘一挑,原来是叶夫人身旁的可儿,进来后抿嘴儿笑道:“太太知道今儿大奶奶要出去,所以特地让奴婢过来嘱咐一声,说大奶奶已经有了六个月的身子。这会儿虽不到中秋,天气也冷了些。让您千万多穿衣服,别冻着,最好穿件姑绒或是酡绒大氅去……”

    不等说完,几个丫头已经笑倒了,夏清语也扶着额头仰天呻吟了一声:“老天啊,饶了我吧,我不想做一只秋风里的丸子啊。”

    到最后,夏清语到底还是凭着孕妇的特权,拒绝了叶夫人和陆云逍的“好心”,从而避免了成为一颗丸子的可悲命运。夫妻俩收拾妥当,带了各样礼物和不菲礼金,抱着儿子坐了马车往李府去。

    今儿是李绝心和江明月儿子的百日宴,李大人虽然还不到四十,但这份心情却也堪比老来得子,江明月更是心事尽去,先前夏清语已经来看过她几回,今日的百日宴自然也不能错过。

    来到李府,只见客人络绎不绝。不到四十的刑部侍郎啊,那在京城值得巴结的人物中绝对是名列前茅,何况这样喜事,谁不愿凑个趣儿?哪怕就说不上话,能让李大人看一眼,在这位前途无量的大人面前结个善缘也好啊。

    夏清语和陆云逍到来后,李绝心亲自把陆云逍接走了,夏清语则来到后江明月的正室内,此时白薇白蔻七姨娘等人都在,正逗着襁褓中的小婴儿,江明月盛装华服,正陪着十几位命妇说话。

    一看夏清语过来了,众人都站起身迎上前,纷纷笑着问好打招呼。江明月便羡慕看着夏清语笑道:“要说还是奶奶最有福气,起先和世子爷好几年也没个动静,这一有了动静,竟然还没完没了了,难怪我前些日子看到国公夫人,她走路都是带着笑,这也实在是太值得开心了。

    夏清语笑道:“我已经生了个儿子,算是完成任务了,我们太太开心却不是为我,而是前几天我们府里二奶奶也有了身孕,所以太太高兴。”说完看了看江明月的肚皮,点点头道:“这才三个月,你这体形就差不多恢复了,啧啧啧,哪里像是个三十多岁才生孩子的高龄产妇?放心吧,看这架势,说不定今年就又能怀上呢。”

    “我不过是说了你一句,就让你这样揶揄,谁不知道你嘴头厉害?就让我们占占便宜又能怎样?”

    江明月忍不住笑了,然后亲自请夏清语坐在自己对面,两人说了会儿话,江明月看着这满堂欢笑。忽的眼里竟涌出一点泪光,看在夏清语眼里,不由十分疑惑。连忙道:“怎么了?这样大喜日子怎么哭了?不会是李大人给了你气受吧?”

    江明月连忙摇头道:“没有没有,他对我那真是不用说了。有时候我自己回想,都生怕这只是一场美梦,我总想着,我哪里有这样的好命呢?这若是个梦,我倒宁愿长睡不起了。”

    说完又感叹道:“我只是看着这屋里的人,心生感叹罢了。奶奶还记不记得?我们落魄到极点时是什么模样?那一次若是没有奶奶。我们这些人一个都别想活了,更不用提还会有今天这样的好日子过。如今姐妹们也都有了归宿。虽然除了十四妹之外,其他人也并没有嫁给什么大富大贵的男人,可我私下里问着,知道她们过得都很好。不愁吃穿,男人也是老实厚道的,这就不错了,当日根本不敢想的。还有白蔻白薇石夫人,那是我在杏林馆到如今的伙伴了,看着她们也是婚姻和美,我这心里真是开心,所以竟忍不住喜极而泣,倒让奶奶见笑了。”

    “原来是这样。”夏清语忍不住笑道:“我还当什么事儿呢。嗯。是该开心,看看白薇白蔻,她们俩可比咱们的肚子争气多了。这成婚还不到五年,就都儿女双全了,如今肚子又有了消息,哼哼!真让人羡慕嫉妒恨。”

    江明月笑着点头,忽然又惆怅道:“这样日子,咱们杏林馆的人算是聚齐了。只可惜阿丑不在,也不知道他在北匈那边生活的如何?”

    “他是北匈阏氏啊。你看巴图明对他那个模样,那真是爱到骨头里,稍微浅薄一分,都做不出那些疯狂的事,你替他担心什么?何况虽然人不在,不是也常有信往来吗?唔,说起来这是有三个多月没收到他的信了哈,不会有什么事吧?”

    夏清语原本是宽慰江明月的,结果说着说着,自己也担心起来。又听江明月道:“无为说,北匈草原也是别有一番风光,等我们到了四五十岁,他就上请辞,然后带着我去北匈西夏各地转一转。”

    夏清语哈哈笑道:“这些男人们早都商量好了吧。陆云逍和我大哥也是这么说的,我看到时候咱们几家可以组团来一个天下巡游,又热闹又可以遍访名山大川,岂不好?”

    “这倒真是个好主意。”江明月听了,也是喜动颜色:“等下咱们就把人都叫过来好好商量商量,只是这一来,这个团怎么着也要几十号人呢,会不会嫌太庞大了些?”

    夏清语连忙道:“你别现在就张罗着这个事儿,张罗的大家心都散了,只想着游玩,无心办公怎么办?对了,李大人回来没和你说那个笑话?说是有一次他和陆云逍我大哥一起商量这件事时,不巧让皇上身边太监听去了,结果让皇上知道了这事儿,皇上第二天把他们三个叫进御房狠狠训斥了一顿,最后表示,如果有一天,他们几个想撂挑子各地游历去,千万要提前几个月知会他一声,他要禅位给太子,然后带着皇后贵妃娘娘加入游玩团队中去。”

    “皇上……真是奇才。”江明月听得囧囧有神,末了又忍不住笑起来,只笑的花枝乱颤,让厅中人纷纷往这边看来,心想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两位夫人都笑得连形象都不顾了?

    气氛十分融洽和乐,这里白薇却是觉着有点恶心,忙和白蔻说了一句“我出去透透气”,说完便往门口来,到了门边一抬眼,还不等迈步出门,整个人便都怔住了。不敢置信看着子里被一个婆子带着往这边来的一大一小,她忍不住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暗道我是在做梦吧?一定是在做梦吧?

    “白薇,好久不见,怎么?不认识阿丑哥了?”那个一面脸俊美无俦另一面脸却满布着狰狞刀痕的青年牵着一个小孩儿走过来,看见白薇笑着说了一句。

    “啊!”

    白薇猛然就尖叫了一声,顿时便让议论纷纷的大厅中寂静下来,江明月和夏清语同时站起身,刚问了一句“怎么了?”就听见白薇激动的带着哭腔叫道:“阿丑哥,你……你……你可终于回来了。”

    “阿……阿丑?”

    江明月和夏清语互相看了一眼。接着一齐抢步出去,这边白蔻七姨娘十四姨娘等杏林馆的女眷们也不肯落后,大家争着出门。然后就把阿丑堵在了大门口。

    “阿丑,真的是阿丑。”虽然已经知道阿丑不是真正的名字,但大家还是习惯这样称呼北匈的阏氏。此时一见之下,纷纷激动的叫起来。

    阿丑目光在众人脸上掠过,最后落在夏清语身上,含笑道:“一别五年,妹妹风采更胜往昔。真是可喜可贺。”

    “你……你还说这样客套话。”夏清语眼泪都下来了,上前看着阿丑:“你明明说过每年都会来大陈住两三个月的。结果……结果这一去就是五年了。”

    “我回去后,也赶上了很多事情,实在没时间,好容易诸事已毕。这不就连忙实践诺言来了?”阿丑笑着解释了一句,没告诉夏清语就是这一次出来,都万般艰难,巴图明一直把他送到大陈境内,如果不是最终阿丑大大发了一通火,估摸着那家伙能一直把他送到京城来,然后在这里等两三个月,再顺理成章把他接回去。

    “这孩子是……”

    夏清语的目光落在阿丑手里牵着的那小男孩儿身上,脸上虽然只是恰到好处的微微露出惊讶表情。心中却早已是万兽奔腾而过,暗道:纳尼?不是吧?不可能吧?这不是阿丑生的吧?男男生子,那只是现代小说中才会司空见惯的啊。在这个时代,这属于灵异事件吧?

    刚想到这里,就听阿丑微笑道:“这是我和可汗过继的孩子,叫和伦,他是彩云公主的儿子,生下来没有见过母亲的面儿。去年他父亲娶了继室,所以可汗生怕他受委屈。就把他要过来养着,这次听说我要来大陈,非要跟我来见见世面,说是要保护我。我想了想,觉得让这孩子在大陈接触一下中原的文化和知识也不错,所以就带他过来了。”

    “哎哟,人小鬼大啊,竟然知道找个借口。保护阏氏啊?你才多大?有那个本事吗?”白蔻哈哈笑着问,虽然阿丑的身份等同于北国皇后,然而大家再见面,却没有半点拘谨,这都是在杏林馆三年相处下来打下的基础。

    那虎头虎脑的小男孩也不过是五六岁的模样,闻言便挥了挥小拳头,小脸上满是认真的神色,气嘟嘟道:“我一箭可以射死一只狐狸,为什么不能保护阏氏哥哥?”

    众人都只当他说笑,五六岁的男孩儿射死一只狐狸?说笑吗?夏清语的关注重点更是在后一句话:“哥哥?他叫你阏氏哥哥?那叫巴图明可汗什么?”

    这问题让阿丑也忍不住扭过头偷笑了一下,然后才回头小声道:“叫可汗舅舅,叫我哥哥,可汗已经气急败坏的纠正一年多了,没用,将来看见可汗,千万别在他面前提这个话题,伤心着呢。”

    众人想想巴图明可汗听着外甥叫阿丑哥哥的囧样儿,一齐大笑。忽听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问道:“狐狸肉好吃么?”低头一看,原来是名儿小朋友,不知什么时候从奶妈怀里挣脱下来,正迈着小短腿儿使劲往和伦面前凑,大眼睛闪烁着渴望的光芒,一道口水也渐渐在嘴角成形,看上去随时可能滴下来,为大家演绎“垂涎三尺”的画面。

    “哎哟,这个小吃货怎么出来了?快抱回去,让人听见了,以为我特意没喂饱他,就为了过来蹭酒席吃呢。”夏清语一句话逗得众人哈哈大笑,接着纷纷围上来,这个捏一下脸蛋,那个抱起亲一下,奈何名儿只想知道狐狸肉的味道,扎手舞脚拼命抗议这些女人们对他的“骚扰”,他要知道狐狸肉到底是什么滋味了。

    “狐狸肉不好吃的,野鸡肉,黄羊肉,狍子肉都还不错。”

    和伦小大人一样的认真回答着。终于,名儿从女人们的手里挣扎出来,这一次他眼疾手快,拉住和伦迈着小短腿就往屋里拽:“哥哥我和你说啊,我都打听了,今天的酒席可丰盛了,有我最爱吃的红烧狮子头,你喜不喜欢吃?对了,还有我喜欢的东坡肘子。”

    “红烧狮子头?阏氏哥哥做给我吃过。东坡肘子是什么东西?野猪肉吗?一个肘子会不会太大?”

    众人无语看着两个孩子一边议论着吃食,一边到屋里角落去认真研究了。这里江明月忽然回过神来,忍不住摇头笑道:“这真是怎么说?咱们把阿丑堵在大门口做什么啊?让人看见。岂不说我待客不周?竟敢让堂堂北匈阏氏站在门口吹风?快进来快进来。”

    “没错没错,让阿丑给咱们讲一讲草原风光北国风情。”夏清语也连忙开口,她的提议得到了大家一致响应。

    等到人都进去了,门外一个妇人将头往里面探了探,喃喃自语道:“这位就是北匈阏氏啊?果然一半脸都毁了。难得世子夫人她们也不害怕,罢了,这会儿正高兴。我还是晚点进去询问摆饭的事吧。”

    这一天众人自然是兴致高昂尽欢而散,直至华灯初上。晚宴结束,大家才三三两两乘车离开。

    陆云逍本来要请阿丑住在寿宁公府,他却说什么也不肯,最后带着和伦仍住到杏林馆的旧宅去了。不过陆益名小朋友已经邀请了和伦第二天去国公府玩儿。想也知道,阿丑这一次在大陈留住的几个月里,这俩小家伙大概要形影不离了。

    看着阿丑和和伦进了杏林馆的旧宅子,如今这里冯金山孙长生等都搬了出去,只有江云一家仍在此处住着,方氏还热情邀请陆云逍和夏清语进去坐坐,被两人婉拒,只说天晚了,可不是很晚么。名儿已经在马车里睡熟了。

    夜空中繁星点点,一轮半圆月亮高挂,洒下几许清辉。夏清语忽然动了游兴。对马车夫道:“你先送小少爷和奶妈丫头们回府,我与世子爷走着回去。”

    车夫答应一声,心想这是怎么说的?世子爷和奶奶都这么多年的夫妻了,还是这样的恩爱情深,啧啧,真让人羡慕。

    “走着回去累不累啊?别忘了你可是有六个月身孕的人。可不要逞强啊。”

    路上无人,陆云逍便搂了妻子肩头。陪她漫步在秋夜街头,看天上星光灿烂,地上华灯璀璨,倒是别有一番浪漫*的滋味。

    “放心,撑得住,我和阿丑说了,这一次要他多留几个月,怎么着也得过了咱们孩儿的洗三礼才能回去。”夏清语靠在丈夫身上,一只手摸着肚皮,想到再过三个多月这小家伙就将出世,心里便充满了幸福感。

    “哈哈,那这一下巴图明要着急了。”陆云逍想起苦逼的北匈可汗,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

    “着急就着急呗,再怎么着,还能比他失去阿丑五年时光着急?更何况阿丑这五年来,他都没让阿丑回大陈一次,先前明明说好每年都要来住两三个月的,如今我只留阿丑多住一个月,就算是厚道了。”

    夏清语掰着手指头为陆云逍算这笔账,只听夫君在旁边拼命附和:“没错,我娘子最会算账了,这么说来,那巴图明当真是占了便宜,应该感谢你。”她便嘻嘻笑着:“虽然我今天高兴,喝得有点儿多,但这个帐我还是算得过来的,谁也别想哄了我去。”

    “对对对。”陆云逍也笑了:“我娘子那是多精明的人?就是喝醉了,也没人能哄得了,瞧瞧这笔账算的多清楚。”

    话音未落,忽觉妻子脚步停下来,接着一个柔软的身体靠进怀中,听妻子在怀里咕哝道:“陆云逍,大家都过得这么好,我真是太高兴了,我觉得好幸福啊。谢谢你,谢谢有你这样爱我护我,让我能越来越幸福,我爱你!”

    “我也爱你。”陆云逍轻轻搂住了妻子,低下头和夏清语紧紧依偎:“清语,该说谢谢的是我才对,如果没有你,我简直不敢想象这漫长的一生,我要怎么度过。清语,我们会一直一直幸福下去,相信我。”

    “嗯,我相信你。”夏清语重重点了点头:“那我们什么时候能组团去游遍名山大川?然后再去北匈西夏领略草原风光和西域风情啊?”

    “唔,这个啊……恐怕还要等些年呢,皇上现在就禅位给太子,太子也不会答应啊。皇上不能去,你以为他会放我们在外面逍遥?”

    “算了,反正现在也挺幸福的,我应该知足,知足者常乐嘛。”

    “对,娘子真是心胸豁达……”

    寂静无人的长街上,一对有情人牵手而行,月光将两个紧紧靠在一起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

    发完结感言之前,要强烈向看*的孩子们推荐一篇我每天追文的上佳之作:好友罪化的《玄妙之井,她在女频的马甲是魏香音。号是329509。之前断更了一阵子,现在重新开始连载,这个故事会一直连载到结束,然后完结。所以放心去看吧。未完待续)

    ps:好,言归正传

    咳咳咳,这个尾声应该是大家看过最长的尾声了吧?其实完全可以当做番外来看的。然后,本文最后一次求粉红票和推荐票嘤嘤嘤!!!

    不过这一次是真正的完结了。不太喜欢开单章说什么感言,所以就都在这里说了吧。

    这篇文的成绩也不理想,但仍然写的很高兴。老实说,笨酒现在老了,已经把握不住读者们喜欢的题材,写的这两本都很扑。所以,既然不能迎合市场,笨酒索性就任性的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故事来写。虽然扑,但所幸有你们一直陪在身边不离不弃!!所以笨酒写的还是很开心的。

    感动的话不多说,就两句:亲爱的你们是笨酒最大的收获,也是笨酒在这条路上拥有的最宝贵的幸福。还是那句老生常谈:没有你们,就没有笨酒孜孜不倦创作的动力。

    所以真的真的谢谢大家了,我爱你们!!

    下一本大概要等一阵子,原本以为可以连上的,但是去年和今年的意外情况都不少,所以还是没存下太多稿子。目前打算四月一号开新文,咳咳!希望可以如期开出来。是一个纯宅斗的故事,握拳,努力尝试一把,希望到时候还能得到大家的支持和喜爱。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