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283章 283 掀起建设新高潮啊新高潮
    接下来的几天,基本就是金融资本家的末日。

    工人纠察队在各个nerv支部领导下,按着当年旧德意志帝国的册封名录从大到小逐个闯进旧贵族的家里,凡是名下没有实业也没有现役军人,同时又有很多钱的一概抄家。所以很多其实没有参与商业和金融投机的旧贵族也遭到牵连,但林有德不在乎,因为这些人和他林有德没有共同利益,将来有可能会变成他林有德的敌人。

    抄家中找到的名画古玩全部在送交文物专家鉴定之后,由各地的支部暂时保管,过后统一送交博物馆。

    没有文物价值的金银器一概融成金银块送进林有德的银行的金库。

    被抄家之后的贵族如果有技术专长就编入对应的工厂或者研究机关,没有专长的统统发配去接受劳动改造,男的干粗活女的当纺织工。

    为了接收这些人,林有德下令在南部山区建造劳动营,同时大量的宣传也随之展开,将这些人送去劳动改造被粉饰成赐予他们伟大的救赎。

    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在向世人表明nerv是仁慈的,nerv甚至不会屠杀那些蛀虫,而是给他们改过自新重获新生的机会。

    当然对于那些事实上的大金融资本家林有德可不会这么仁慈,运动突然爆发当天在国会大厦中被抓到的大金融资本家全部被枪毙,为他们服务的政客也都扔进劳动营。

    他的银行在轰轰烈烈的人民运动的掩护下,强行接管了德意志国内其他几家大银行,将金库和账目全都控制在手中。1936年2月26日,林有德宣布原德意志外汇与投资银行改组为大德意志银行,这是一个集中央银行的管理职能和事实上的银行职能为一身的超级银行。

    此外林有德还把掌握在反对派金融资本家手中的资本全都接管过来,瞬间完成了对德国国内许多工厂的控股。

    2月27日,林有德宣布行动结束,号召工人们回家好好休息,准备28日照常上班。

    这一次林有德的号召执行起来没有想象中快,到三月一日产业联合的工厂依然报告说有相当的数量的工人没有到岗。

    林有德灵机一动,向全国宣布考虑到大家的革命热情,28日继续放假一天,已经到岗上班的工人全部按照加班标准算工资。

    于是三月一号,nerv名下的工厂全部恢复了正常的生产秩序。

    行动结束后,德国再没有人能和林有德唱反调了。三月五日,德国政府宣布因为现在的议会已经无法履行职责,因此将提前进行议会选举。同样的,因为议会已经无法履行职责,因此战姬部队的行政管理权将暂时由薇欧拉的德国政府代理,而作战指挥权仍然属于德国国防军统帅部。

    至于神姬用魔导装甲的管理,则被林有德以方便随时采取行动的理由拿到了手。原本保存在柏林近郊军用魔导工坊的神姬用魔导装甲被迅速打包装上火车,和维护装甲的魔导技师们一起被拉到了波茨坦。

    在德国关注事件进展的英国记者在他的报道中写到:“现在整个德国已经没有人可以阻止这个东方人了,他可以干他想干的任何事。当年德皇威廉二世嘲讽那个东方帝国的时候,大概绝不会想到有一天德意志将会拜倒在一个东方年轻人的脚下。”

    **

    1936年三月初,无忧宫。

    薇欧拉坐在林有德办公桌对面的桌子上,心情看起来非常的好。

    “现在再也没有人可以指责我整天呆在波茨坦不回柏林了。”

    林有德看了眼自己那娇小可人的妻子,不由得弯起嘴角笑了笑。

    薇欧拉继续说:“你这次还真是干脆彻底,搞得那些加盟国人心惶惶,波西米亚等国的贵族们都怕死你也给他们来一下了,这几天三番五次派人来探我口风。匈牙利也很紧张,毕竟你干掉的旧贵族很多是和匈牙利贵族沾亲带故,有一家刚把女儿嫁到匈牙利去你就把人家在德国的全家人都送进劳动营了……”

    “确实,”林有德撇撇嘴,“这次的行动是有点过分猛烈,容易让加盟国和附庸国的贵族们担心自己也被如法炮制,但相比之下我们也获得了和这些负面影响相对应的巨大利益啊。光是打击了市场上投机倒把的商人这一条就对经济有莫大的好处,可以预见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德国经济都会快速发展。”

    林有德顿了顿,把他面前的文件推到薇欧拉跟前继续说:“你看看这个,我准备把运动中没收的贵族房产和庄园全部改作他用,这几座有历史意义的会保留,改成博物馆;这些在市中心的将改成公共图书馆;近郊的这些则划做公共住宅,改建之后奖励给那些做出杰出贡献的知识分子、公共管理人员和劳动模范居住。”

    “让劳动模范住这样的公馆么?”薇欧拉皱了皱眉头,“这样的话根本不够分吧,毕竟劳模那么多……”

    “我的意思是,内部进行切割改建,变成许多套住房之后分给这些杰出贡献者。”

    “你还真是打算把全世界的贵族都给得罪个够啊。”薇欧拉摇摇头。

    林有德耸了耸肩。

    “你不是早就跟我说了么,我这套泛人类主义,迟早要成为世界旧势力共同的眼中钉。所以有什么关系呢?这些举动会让人民更加支持我们,同时还会成为在世界其他地方传播泛人类主义的有力工具,我想不到任何理由不这样做。”

    薇欧拉沉默了一会儿,摇摇头说:“我也没有找到阻止你这样做的理由——我是说,除了得罪其他国家的贵族之外。”

    “除了房子,贵族们拥有的庄园都将会被纳入开发计划,庄园中的森林将被保留,但绿地花圃之类的东西都会变成农田或者工厂的用地。”

    林有德在桌上翻找着,很快翻出一份报表。

    “这是我们对土耳其的评估,现在土耳其百废待兴,需要大量的工业产品,包括衣服、日用品、农具和化肥农药等等。我们可以向土耳其提供这些,他们虽然拿不出钱来支付,但我们可以向他们预定今年的农产品,同时还可以从他们那里换来矿藏,我已经在这份报表里面看到了白花花的金子。”林有德继续翻报表,“所以我们要建造更多的工厂,现在的日用品和轻工业工厂在供应德国本土和加盟国的市场之后剩下的可以出口的东西就不多了,土耳其又买不起我们的汽车摩托和飞机……”

    “好啦我知道啦。”薇欧拉摆摆手,“我会让国土部批准你使用那些土地。”

    “不,这些土地将以招标的方式出手,我希望把轻工业之类的生产交给民间。”林有德放下报表,“比起经营和管理这些轻工业,我的产业联合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林有德站起来,来到墙上的大地图边上。土耳其战争结束后这墙壁上的土耳其地图就撤下来了,现在墙上挂着的是欧洲地图,上面可以清楚的看见法国德国全境,以及土耳其全境。

    “我有几个庞大的工程要去实现,这些工程需要我的产业联合全力投入才有可能完成。”林有德说着用手指点着奥地利,“首先我要继续推进奥地利的铁路系统改造,过去一年中我的工程队已经在这一段兴建了两座铁路桥,大大减少了火车的运行时间,接下来我要建造更多的铁路桥,把原来奥匈帝国留下的半死不活的经脉给打通。”

    奥地利多山,尤其是南部,所以奥地利的铁路建设远不及他那国土内大片大片平原的同族兄弟。一战的时候奥军调动和集结速度远远低于德军,甚至还比不上俄军,堪称一战最弱,而这种情况并不完全是奥军负责调度的参谋军官素养方面的问题,那糟糕的铁路系统也要负很大的责任。

    林有德来自未来,他脑袋里一个概念已经根深蒂固了:要致富先修路。

    所以为了把奥地利的潜力发挥出来,林有德认为首要的任务就是强化原奥匈帝国留下的铁路系统。

    不过奥匈帝国之所以把铁路建成这个鸟样,很大程度上是受地形影响,为了强化奥匈的铁路系统,对造桥工程方面的技术要求非常的高,林有德已经派出了自己最好的桥梁专家去奥匈境内实地勘探。但是目前专家们反馈回来的信息似乎不太乐观的样子。

    “除了奥地利,从伊斯坦布尔到巴士拉的铁路也必须尽快重新开始建设。”林有德的手从伊斯坦布尔向东南方向滑出去,一直滑到地图外,“从先期勘探来看,1914年之前德国人指挥修筑的路基还保存了相当多,而我们在档案馆里找到了当时的规划资料和沿途地形勘探资料。接下来我们需要做的就是,继续铺路基,同时把铁轨运过去。幸运的是,现在淡水河谷在黑德兰港的钢铁冶炼厂已经落成,可以为我们提供一部分铁轨。这样我们可以从巴士拉和伊斯坦布尔同时开始施工,两边对进,从而大大减缓工期。”

    停战协定签订后,德国顺便和拍了一点人来打酱油的塞尔维亚进行了会谈,然后以支付过境税的代价让从柏林到维也纳再经贝尔格莱德抵达伊斯坦布尔的铁路重新恢复运行,所以德国国内生产的铁轨可以直接运到伊斯坦布尔。

    黑德兰港生产的铁轨则可以海运到巴士拉附近。

    林有德从地图前转过身,对薇欧拉两手一摊:“光是这两个大工程,就要耗掉nerv大量的精力,别提还有在波斯湾的石油勘探之类事情了。我们还要建立和武装非洲军,支持淡水河谷在澳洲的殖民和扩张,忙得很啊。”

    薇欧拉说:“所以你才想把这些轻工业交给民间啊。我明白了。不过,这些工程都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吧,俄国会给我们那么久的安宁么?”

    林有德耸耸肩。

    “这个问题就要问我们的情报总管了,”说着他看了眼墙角的座钟,“她这会儿该来向我们做例行通报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