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64章 如海病逝
    到了八月底时,关于巡盐御史的博弈终于尘埃落定,朝中天使到来,和新任巡盐御史一起,来到林如海的府邸。

    因为林如海的上表,崇正帝那边占了上风,最终派遣了自己的人接任巡盐御史。也因为此,崇正帝对林如海很是优容,不但又给了升了一品,还赐下许多药材,嘱咐林如海好生养病,病好之前不必搬出府邸。

    林如海拖着病体接了圣旨,和新任巡盐御史交接差事之后,又向急着回京的天使说道:

    “林某世受皇恩,本应鞠躬尽瘁。孰料身染重病,难为皇上效力。”

    “这些钱财,还请公公带回,权当报效皇恩!”

    取出一张三十万两的汇票,给了传旨公公。

    这公公是戴权一系,临行前曾得戴权嘱咐,让他有事情可找贾蓉。眼见林如海拿出这么多的银子,他一时不明所以,看向旁边贾蓉。

    上前一步,贾蓉附在这公公耳边,小声道:

    “这些银子,戴公公那里是知道究竟的。”

    “回京后还请公公让戴公公在陛下面前美言几句,给林大人讨些好处!”

    说着,贾蓉又取出一千两的银票,塞给这位公公。

    这公公得了好处,又有机会拿这三十万两银子在戴权面前立个功劳,当下眉开眼笑,满口答应下来。

    随后,贾蓉又安排了林家的人随这位公公一同返京,这才返回府邸,再去见林如海。

    “咳!咳!咳!”

    猛地咳嗽几声,林如海看着贾蓉,道:

    “这么多的银子,路上不会出问题吧?”

    虽然用过银票,林如海却从未用过如此大额的汇票。如果这三十万两汇票路上出了问题,林家不但会有损失,还很可能犯下欺君之罪,林如海当然极为担心。

    只是,不用汇票,他又难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将银子送到京城,所以也只能借助汇通银行了。

    贾蓉对这桩自己争取来的业务也极为关心,向林如海道:

    “传递消息回京的人早就派过去了,而且还有人随着这位天使。”

    “即使他起了什么歹心,或者被贼人给截了去,京城那边不得消息,也是不会把银子兑出去的。”

    “老师就当把银子在这边给了我,我又在京城垫付就是!”

    “如果朝廷不收,师妹这边拿着汇票,还能再取出来!”

    舒了口气,林如海道:“你办事我自然是放心的,只是朝廷那边,以后真的会追讨欠银吗?”

    “若非你说,我还真想不起这事儿!”

    贾蓉道:“平常时候,谁能想得起这个呢?”

    “这些钱都是用在皇帝身上的,各家虽然在户部写了欠条,其实却从未当做自家欠债。”

    “只是,如今朝廷供着两位皇帝,用度不免艰难。再过些年,少不了会打这欠银的主意。”

    “老师提前还了,也能早些安心!”

    林家在户部的欠银并不多,加起来也只有二十多万两。只是,无论林如海还是贾蓉,都知道自家不能以归还欠银的名义把银子还给朝廷。否则,他们就得罪了其它同样欠着银子的人家,惹来这些人的怨恨。

    最终,本着宁多勿少,林如海拿出三十万两银子,让那位来传旨的公公带着,说是要报效给皇帝。

    至于如何让崇正帝知道这银子是林如海在归还欠银,那就要看戴权那边了。

    想来,依贾蓉和戴权的关系,他在这件事上应该不会偷懒的!

    林如海对这些只是随口一问,其实并不怎么在意。对他来说,这些银子只不过是把他历年收到的礼物兑给贾蓉,然后从贾蓉那里得到的款子。

    即使贾蓉把这笔银子悄悄吞了,他也权当认了,对此并不在意。

    倒是贾蓉,在见到林如海这几年收到的礼物价值就有三十万两以上之后,很是感慨了一番,感叹扬州豪富。

    ----待修改---------

    到了八月底时,关于巡盐御史的博弈终于尘埃落定,朝中天使到来,和新任巡盐御史一起,来到林如海的府邸。

    因为林如海的上表,崇正帝那边占了上风,最终派遣了自己的人接任巡盐御史。也因为此,崇正帝对林如海很是优容,不但又给了升了一品,还赐下许多药材,嘱咐林如海好生养病,病好之前不必搬出府邸。

    林如海拖着病体接了圣旨,和新任巡盐御史交接差事之后,又向急着回京的天使说道:

    “林某世受皇恩,本应鞠躬尽瘁。孰料身染重病,难为皇上效力。”

    “这些钱财,还请公公带回,权当报效皇恩!”

    取出一张三十万两的汇票,给了传旨公公。

    这公公是戴权一系,临行前曾得戴权嘱咐,让他有事情可找贾蓉。眼见林如海拿出这么多的银子,他一时不明所以,看向旁边贾蓉。

    上前一步,贾蓉附在这公公耳边,小声道:

    “这些银子,戴公公那里是知道究竟的。”

    “回京后还请公公让戴公公在陛下面前美言几句,给林大人讨些好处!”

    说着,贾蓉又取出一千两的银票,塞给这位公公。

    这公公得了好处,又有机会拿这三十万两银子在戴权面前立个功劳,当下眉开眼笑,满口答应下来。

    随后,贾蓉又安排了林家的人随这位公公一同返京,这才返回府邸,再去见林如海。

    “咳!咳!咳!”

    猛地咳嗽几声,林如海看着贾蓉,道:

    “这么多的银子,路上不会出问题吧?”

    虽然用过银票,林如海却从未用过如此大额的汇票。如果这三十万两汇票路上出了问题,林家不但会有损失,还很可能犯下欺君之罪,林如海当然极为担心。

    只是,不用汇票,他又难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将银子送到京城,所以也只能借助汇通银行了。

    贾蓉对这桩自己争取来的业务也极为关心,向林如海道:

    “传递消息回京的人早就派过去了,而且还有人随着这位天使。”

    “即使他起了什么歹心,或者被贼人给截了去,京城那边不得消息,也是不会
为您推荐